回忆我初中时候的一个老师

2023年1月30日15:47:10220

今天我却想写一下我初中的时候认识的一个老师,不是我的任课老师,也不是我的班主任,是偶尔认识的一个老师,在学校收发室工作,可谓是良师益友。

那天,我冒冒失失地冲进了收发室,傻傻地问:“有信封和邮票吗?”那时候我有好几个要通信的同学,从来没有囤过信封邮票之类的,总是写一封信就买一次信封和邮票。当时收发室里只有一个老师,哑哑的声音说,“没有,”几乎是没有声音的,他当时看到我惊诧的表情,笑了,可能已经习惯了吧?他在信纸上写了几个字,意思说的是有信纸,但是没有信封和邮票,如果我需要的话,他下次回家给我带一些到学校。

我当时挺失望,但是也没有纠结,跟这位老师道过别,也谢谢他以后,表示不用老师给带,周日我自己会去县城里买一些。那时候才想到要囤一些信封和邮票,以备不时之需。

又一个周末过后,我去收发室问有没有我的信,老师说没有,然后交给我一沓信纸,还有信封和邮票,加上自己囤的那些,大概能够我一年写信用的。我非常感激他,也感谢他,还记得当时收发室另一位老师说他偏心眼,为什么别的学生没有,只有我有。他当时交给我的还有他写给我的一封信,特意交代我要给他回信。

他的信不长,大意就是说,他的嗓子是得了病以后切除了声带的,所以不能说话,因为我当时听到他说话的时候没有对他有所歧视,所以感到很欣慰,拿我当自己的好朋友了,还说他是教历史的,以后学习上有什么问题,可以请教他,还说我是他的第一个忘年交。我给他回了信,肯定了我们是忘年交的事实,也答应学习上有问题的时候去请教他,也希望他身体健康。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在十三四岁的时候跟一个四五十岁的大人交朋友的经历,我也只有这么一个岁数比我大好多的忘年交,当时他到了快退休的年龄,甚至在我毕业以后只在路上见过他一次,后来再回学校就再也没见过。问我后来去学校复读的同学,他们说,他早已经不在学校了。这个“不在”,不知道是退休回家了,还是因病情严重而申请病退了,反正我是再也没有他的消息了。

记得跟我哥说起过他的事情,我哥说他在初中上学的时候教过他,那时候嗓子还没毛病,我哥比我大十岁,教过他的老师有好几个都教过我,据我哥说,这个老师不但课教得好,养花养的也好,办公室前面有一颗月季树就是他养的,(可是我上初中的时候就没有了),还养了好多颜色好多品种的月季,还嫁接了一棵开好几个颜色花的月季,有人戏称他是教生物的老师,不像是教历史的。

我哥说的这些我其实都不知道,老师信里也从来没有讲过,他总是关心我学习上的事情,鼓励我好好学习,不要谈恋爱,不要在该学习的时候荒废了学业。

可是事与愿违,我最后没能够成为他希望的样子,没有能够成为一个老师,也没有活成他希望的样子,没有能够开开心心地生活。

对我思想影响挺大的一个老师,原谅我没有记住他的名字,其实,我知道他的名字在哪里,因为我曾经在日记本上写了一篇关于他的文章,我没有去找,已经过去三十多年了,按我同学的话说,我们已经三十六年没有见面了,差不多就是这么长时间吧?

我怀念所有曾经对我好的人,虽然不能报答他们对我所有的好,但是我都会记得,并且一直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