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投资的历史方法论原则

2022年3月3日15:59:00236

价值投资的知行合一,需要正确的方法论。价值投资的核心之一,是等待。价值投资的等待,是历史轮回感下的等待。等待的时间刻度,是通过历史研究来达到的。

在周期轮回中发现长期视野中的因果联系,确定短期视野中的跟踪变量。然后,周期到了下注——此时留着现金。谁能指引我们成为时间的朋友?答案是历史。

此前曾费大力气梳理中国经济史/中国企业史/中国A股史,由此确信了历史方法论。投资战略拟订,虽不能机械的拘守某一类固定的方法,但也不能不注意一些大原则大方向。股票多头策略与宏观对冲策略不同,股票投资的历史方法论指引应至少注意六条事项:

一,行业公司分析是以竞争优势为中心;储备知识既要“专精”也要“博通”。

股市投资买入的是上市公司这个整体,而不是某职能部门。而上市公司既是生产营销单位、又是多层级管理结构,还是资本运作平台,我们深挖细查上市公司的方方面面,都是为了把握上市公司的“整全意象”。那么,这个“整全意象”的内核是什么?是竞争优势。

行业公司分析,是以“竞争优势”为中心展开的。“竞争优势”是一个综合概念。竞争优势存于生产、营销、管理的具体流程中,竞争优势生于技术革命浪潮的时代背景中,竞争优势生于具体的行业竞争格局中。

因此,在分析研究的过程中,只有对公司之内外纵横、宏微之上下古今都有相当的了解,才能对竞争优势有着真正的笃定。这就要求储备知识既要“专精”也要“博通”。

二,投资结论以当期分析为依据,但时间限制不应太短促。

历史的演进是不断的,是前后有联贯性的。公司战略更换了,也只是经营方向的更换,宏观行业的一切仍是上下联贯,公司资源能力如无并购整合也不会有突然的增益。何况,公司战略与经营方向很可能并没有迭代更换。

因此,当期分析欲追根溯源,注意的时限愈长,愈能得到史事中的来龙去脉。我们分析某一个宏观周期阶段或公司成长阶段,要对于上一个阶段有深入细致的认识,对于下一个阶段也应有相当的推演。

而要做到对未来的推演,最好是基于多个完整的宏观周期轮回或基于公司成长全史。因为,这一个阶段的事制几乎总要牵涉到上一个阶段,那不了解上一个阶段如何可以?

并且,当下发生的事,很可能只是“旧事重演”。几乎所有事情都只是“情景再现”:以前,几乎所有事情都以符合逻辑的因果关系不断发生过。准确地判断出哪些事情正在重演,并理解背后的因果关系,是站立当下推演未来的方法论。

因此,当期分析,若能对于完整宏观周期、公司成长全史有相当了解,必将对当下决断很有帮助。

三,集中心力与时间作“面”的研究,不要作孤立“点”的研究;建立自己的能力圈,不要跟风抢进。

自我刚入行那几年分析跟踪股票都是应风而起,哪个行业哪家公司的股价涨了,就很快集中时间心力去追风分析。时效性短促,所以认知深度多数浅薄。

但是,市场风格轮动不息,如此追着热点一个又一个的研究,势必很难集中心力长时间深入细致的了解一个行业一家公司。这就注定自己对公司的了解只是一个个孤立的“点”。

历史很难作时间的纵向割断,已为上述。而作横向的平面划割,更不容易。因为时间前后固有关联、有影响,而同一行业的各类公司更彼此有关联、有影响。所以分析公司股票不能太孤立,不能只在单一公司股票上做功夫,而至少要注意到一个较大的平面,作“面”的研究。

所谓作“面”的研究,就是上市公司应一串串、一块块的分析研究。它们共处同一个行业竞争环境、共处同一个宏观经济系统。如此只要能花费时间搞清行业战局的特质、宏观周期的因果,那理解同一行业内公司就必然似慢实快。

再者,孤立的“点”很难应对轮回中的不确定风险。但若通过努力,建立了一个由自己较深入了解其内在关联与差异的公司股票集合,那应能更好应对经济周期的轮回、市场风格的轮动,即组“面”以对未来。

总之,这个“面”就是要划定自己能力圈,底定的研究重心,不要跟风好胜。这个范围不能太大、重心不能太多,多则精力分散,工作不会能精。

四,投资决断所需信息材料,以公告财报为根本重点。

很多市场人士的交易决断,是以股评或券商研报为参考依据,并据此提炼市场共识或市场舆情方向。此种思维路径虽然重要、时效,但并不扎实与稳固。因为,这些市场股评、券商研报是通过人家头脑所提炼出来的东西,都是观点,而不是事实本身。这些观点虽然可能比较有了系统,但在自我的投资决断中没有根。

形成观点的基础,是事实。只有自我先对事实有基本了解,才有自我独立思考的可能。因此,最好一方面简要参考这些资料中的观点,另更重要是就基本材料从头到尾的阅读,并据此完善与底定自我思考。

所谓基本材料,最主要的是指历年公司公告与财报。虽然枯燥,但它们总是公司成长最可靠的记录。这就好比读史,总是要以正史为根本重点。读公告财报,一般都能在心中绘制出一家公司成长兴衰的主要轮廓。这一主要轮廓,就是我们投资决断的根本依据。

当然,公告财报之外的非基本材料也要搜集。最好是穷尽一切公开的网络信息、一切出版的公司传记,尽可能把所有关涉该公司的信息、史料都全部从头到尾的过一遍。虽然信息史料非常零碎,但中国当代企业史40年的时间并不算长,如果不按照这个笨方法看,就可能放弃了一些极有干系的最宝贵信息。

五,看市场都能看得到的资料,说市场都未说过的结论。

新的稀有难得的信息、资料当然极可贵,但基本功夫仍在精研公告财报。

第一手的新消息,是短线交易的决断依据。这种第一手新信息极其难得,如果有得用,当然要尽量利用。但更多时候,这样第一手新信息真假难辨,很难让我们在股价上涨前精准埋伏。

真正的好股,不会一日游。真正的好股,总是会持续一段时间。因此,较搜寻或勾兑第一手新信息更重要的靠谱工作,是基于公开信息的系统、持续、聚焦的跟踪,并能从人人能看得到、人人已阅读过的公开信息中研究出新成果、底定新意志。

“说市场都未说过的结论”,决不是要以新奇思路华丽文笔去炫目关注,更非必欲推翻市场主流,别立新说;最主要是把市场未关注的重要事实,用平实方法表明出来。意在钩沉,不为标新立异。最重要是把市场尚未坚定的意志,在自我内心坚定起来。意在直面孤独,不为从众跟随。更或者,只是把市场已经出现的趋势,在头脑中自我认知、在内心中自我坚定。

同时,当市场主流已成谬误,必须另提新看法,尤当谨慎从事。因为孤独直面,很容易放大我见、流于偏激,指不定可能愈新异,离开事实愈遥远。买的明显太早,卖的明显太早,都是风险。刻意标新立异,是一个严谨的投资者要特别警戒的。

总之,价值投资最主要的是要运用头脑长时期的下深入功夫,就公开信息推陈出新,不要愁着没有第一手新信息可以利用。很多时候,我们对公开信息的掌握程度,并没有渴望到必须要内幕消息的程度;而没有对公开信息的掌握,可能连内幕消息的重要程度都判断不了。因此,最终首要的,是在合理投资系统下,去有效、深入、锐利的掌握公开资料。

六,投资战略以主体践履为指归,努力强化临机决断的能力。

股票投资,是一门践履之学。普遍性的概念不能是空泛的,而最终是要我们去践履的,是要去成为它。股票投资的风格,只有契合自己的性情性格,才是真正稳固的。交易纪律的遵守,只有契合自己的行为习惯,才是真正舒适的。从更完整的意义上讲,证券者不是要去掌握某些知识、搞定某份资料,而是要整体性转变自己的知识结构、心理情绪、性情性格。所谓“心股合一”,即是心理心性与投资风格的契合。

统计、案例分析方法都只是指向客观世界,都是外在于我们自身的心理情绪与性情性格的。通常的主流欧美教材,也并没有讲我们自己的感觉、心理、心性怎么与理论逻辑统一起来,没有讲主观和客观、理论和实践、知和行怎么统一起来。因此,很多欧美教材虽精致精细、却是方法论不完整的。

证券义理直下,即行为之践履。武田刚彦在《王阳明与明末儒学》一书中提出:“内在性研究,就是在研究一个人的哲学思想时,把他的体验移入自身,然后设身处地加以体验的方法论,而不仅仅是在科学的实证中弄清楚他的哲学思想”。理论逻辑千万条,不及临机决断第一条。书上的、别人的,都需“内向体认”。义理的威力,是义理在心上体认、信它并融合了它、再在当下决断情景扣动了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