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都要讨厌自己了

2023年2月17日11:47:00303

“天天拍花,春天写点什么呗,我喜欢看你写的。”朋友的话,让我悚然一惊:的确,真的很久没写了呢——这么长时间,连流水账都没有一篇。

是忙吗?不是。想做的事情永远都有时间,不想做的事情借口也总有千千万。何况就我的工作性质,不至于有那么忙。

是懒吗?可能。很多回都有过记录点什么的念头,可是懒得开电脑懒得动笔。以前用手机都经常写,可现在笔记本一个星期都难得开一次。

说到底,是惰性,就是老古话说的“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越不愿意动笔,就越是懒得动笔。恶性循环。

但归根结底,是静不下心:心浮气躁,心烦意乱,心神不安。曾经觉得自己挺能沉得住气沉下心的,现在看来不是这样的。

现在的自己浮躁、暴躁、急躁、烦躁。为什么,问题出在哪里?感觉我已经不像我,想想,挺可怕。

是年龄吗?走过不惑,奔向天命,这十年,也是我们常说的“更年期”,当然因人而异,或早或晚。

“更了”?现如今我们这个年龄的女人,也许这是一个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有一回参加活动,回来和一位前辈在地铁上聊了半天“更”的问题,对,就在人潮汹涌的地铁上。这场景,换做五年前——不,就是两年前,我都难以想象。都说男人七年一个坎,女人五年一个坎,果然是老祖宗智慧的结晶。

其实吧,我老是记不住自己的年龄,不是大一岁就是小一岁。这让我想起以前批改作业,总也批不对正确的日期,可能对于一个空间感不强的人,时间感同样不强。

你这里头发都白了,今天姐说。我其实白头发长得不多,但位置长得不好,全在额角,特别扎眼。

刚开始白头发冒出一根两根的时候,我还会剪一下,现在一大缕反而懒得收拾了。用南昌话来说,虱多不痒。凡事,习惯了就好。

但是性情确是暴躁了,改属鞭炮了,一点就炸。莫名抑郁,莫名烦躁,莫名暴躁,有时候脾气发过之后,自己都奇怪:啊,为什么发脾气,这么点小事有什么好发脾气的?

“太太静心口服液”。办公室我们经常开玩笑。四个“更年期”的女人——确切地说,都在更年期徘徊,即使现在没到,也快了。

四个女人,不是这里难受,就是那里不舒服。身体不好,心情就不好。当然这也正常:就好比一辆车子,开了这么多年,小毛病是难免的。甚至可以这样说,只要没大毛病,有点这里那里的小毛病是幸福的。

“我们都快更年期了,要是谁心情不好发脾气,彼此都多担待一点。”有言在先,彼此担待。好在大家都感同身受,谁心情不好都能体谅,相处尚融洽。

曾经的我们,青春期没有叛逆过,算是平安度过。可如今更年期近了,不免担心:我们的更年期,会顺利度过吗?会抑郁吗,会烦躁吗,会狂躁吗,会。

据说,某某的同事,更年期反应挺大的。据说,某某同事的老婆,因为更年期精神不正常,老公和她离婚了。据说,某某的亲戚的某某同事,更年期如何如何。

以前只知道有些人的青春期轰轰烈烈,没想到还有人的更年期居然也轰轰烈烈。

有时候我会反省,为什么自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看书少了?有可能。碎片化的阅读,精神上越来越匮乏。而听书这种新型的阅读方式,也未必能真正解决精神上的需求。

真的,有多久没有静下心来看一本书了?真的,有多久没有静下心来好好朗读了?甚至,有多久没有静下心来好好练字了?虽然,天天都提笔,但是只是提笔而已。

是时候改变了。再不改变,自己都要讨厌自己了。

“更”,是自然规律:有青春期的热烈,就有更年期的沉寂。就好像你期待春天的百花盛开,就要接受秋天的黄叶飘落。平常心。多运动,多读书,多和朋友出去走走。早更晚更,坦然面对就好。写给更年期前后的女人们,包括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