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不买便宜股票的理由

2022年3月9日18:02:10284

巴菲特说:“如果你持有公司的ROE(净资产收益率)只有5%,且你持有了很长一段时间,那你在投资方面就不会做得很好,即使你一开始买的时候很便宜。当我们买股票的时候,我们倾向于持有很长一段时间,因此我们必须远离那些ROE较低的公司。时间是糟糕生意的敌人,是伟大生意的朋友。”

巴菲特投资早期,更看重资产而不是盈利。比如,巴菲特投资登普斯特农具公司的时候,公司资产692万美元,负债232万美元,净资产460万美元。巴菲特在估值的时候,负债按照100%计算,资产按照不同类别打折处理,估值444万美元,最后给出的合理估值是212万美元。全程的计算,只涉及到资产价值,而没有谈到公司盈利状况。

还有就是伯克希尔公司,巴菲特在1962年购买它的时候伯克希尔已经存在了150年,在二次大战的时候达到最辉煌的时刻,替军方生产降落伞。随着战争的结束,全球纺织行业的竞争加剧,伯克希尔每况愈下。资产很庞大,但是盈利能力很弱。1962年伯克希尔股价跌倒7.5美元,而伯克希尔-哈撒韦每股运营资本为10.25美元,每股账面价值为20.20美元,营业额还有6000万美元,但是对应的利润却只有区区几万美元。股价不到每股净资产的一半,看似很有吸引力的投资,正因为巴菲特的贪便宜,这笔投资被他认为损失至少数千亿美元。

好在后来巴菲特醒悟了,他果断慢慢关掉伯克希尔的不赚钱的纺织工厂,注入保险公司等很赚钱的优质资产,才有了今天的伯克希尔。当初巴菲特对蔡斯(那时候的伯克希尔总裁)说,他并不是特别关心工厂的产量,也不关心销售金额或市场份额,而且仅仅关注利润也不完全是设定企业目标的恰当方式。这其中的逻辑是,如果不考虑投入了多少股东资本,而仅仅看利润规模,是不够充分的。换而言之,使用了多少资本而产生了多少回报,这才是真正重要的。肯·蔡斯的工作会以这个标准来评估。巴菲特谈起这个观点时说:“我宁愿要一个回报15%的1000万美元的生意,也不要一个回报5%的1亿美元的生意。我还有钱投其他地方。”

巴菲特投资中后期,更看重盈利而不是资产。比如,巴菲特投资华盛顿邮报的时候,关注的重点就不再是公司的净资产有多少,而是看公司的盈利能力如何。1973年,华盛顿邮报净利润1330万美元,折旧和摊销370万美元,资本支出660万美元,由此计算出当年的自由现金流为1040万美元,巴菲特以此作为估值的基础。

巴菲特做出上述转变的原因之一,就是他意识到了,如果他持有的是一家劣质公司的资产,虽然买得很便宜,虽然赚到了估值差,但毕竟是一次性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公司的价值不但没有增长,甚至有可能还在不断灭失。这种情况下,时间越久,就对投资者越不利。而拿着好公司,增长会不断消化估值,长期而言是更划算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