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了解价值投资吗

2022年5月30日16:19:19115

价值投资非常难,一般人都搞不定,我们国内包括机构与券商普遍还不懂价值投资,国内一些资深价值投资者误解了价值投资,或混淆了价值投资与基本面投资。

对于价值投资我研究了120年,才深知很难,也知道我们国内普遍没有搞懂价值投资是啥意思,什么方法是价值投资,更深知它是唯一靠谱的方法。

我花了非常多的精力在追问金融的底层逻辑,一路追问,追问到18世纪的亚当斯密。

人类的金融世界,人类一直痴迷于投机,这是正常现象,因为没有投机,就不会缔造少数人发财。

人类金融需要群体性投机,只有群体性投机,我们才会发财。但是,我们不能参与投机,我们要在群体性投机世界里划出一条线,它就是投资。

投资有很多种,最正宗、最久远的投资是价值投资。我从利息、企业的不确定性、企业主的不确定性做了非常系统的研究,判断价值投资是唯一靠谱的方法。我的价值投资体系背后的逻辑基石是我饱读了300年人类经济学核心经典,形成了非常扎实的假设基石与推理链条。

券商分析师都懂ddm与dcf,这是金融分析的基本工具,不懂这个东西,就不能做券商分析师,不懂这个东西,就不能做企业价值投资。

为了搞懂这个东西,我研究完了1900-1950、1950-2000年2个50年的经济学理论。

尤其是我对ddm与dcf模型的起承转合做了比较科学的考证。我既知道它们是金融研究与投资的根基,没有它们,金融世界就是一场荒唐的游戏,也知道它们在实践中的无价值,因为非线性世界是常态,它们只是线性模型。最后,怎么用好它们,就是我的研究成果了。

国内专业投资是这样的,一般按照预期差或相对估值法(pe、pb等)。这是国内专业投资者与券商分析师的必选路径。

但是,这个专业路径不够彻底,必须懂ddm与dcf绝对估值法才算走上正道,它解决的关键问题是--这个企业值多少钱。我说相对估值法不够彻底,是因为相对估值法依然是一种“一半基本面一半赌博”的方法。我之前提出“先eps,再pe”,就是否定专业机构与券商的相对估值法。

我是先企业内在价值判断,再相对估值法,这样处理,我的路线就是一种非常扎实与靠谱、尊重常识的企业价值投资方法。

这就是我说的--你不懂这个企业,你玩它干嘛。这是常识,对不对?在实业中,不懂,是不能玩的,不懂,还去玩,会搞死人的。对不对?金融一样的道理,要懂这个企业值多少钱,我们才能赚钱的,如果不懂,赚啥呢?赚空气,赚好玩,是不是?

记住我分享如下这段话,等晚年再回忆:

你如果懂你买的股票,你就会赚钱,如果你不懂,你不可能赚钱的,所谓赚,只是逗你玩。投资赚钱,一定是懂企业价值,不懂,只是逗你玩。这是铁律来的。

我现在不说或少说了,因为我的玩法没有几个人真正懂,浪费我的精力。投资世界,必须无限删除无聊且无知的噪音扰动。每一个人选择的世界都是自己喜欢的世界,我只走我的路。

要懂企业价值,必须懂ddm与dcf,这里就是金融的根。我之所以知道大家不懂金融,是在赌博,32年如一日,是因为大部分人不懂经济学,不懂这个世界充满欺骗或者说甘愿受罚--用自己的血汗钱为自己的盲目自信、冲动、无知买单。

我再阐述下去,大家就会知道自己对在哪里,错在哪里,迷失在何处。

ddm与dcf是谁发明的呢?是Williams发明的,这是他的博士论文的内容,他在1914年是在华尔街做证券分析师,经历了1929年世界级别的大萧条大股灾,他很困惑,于是重新去攻读博士学位(就好比我一样,想拿下经济学博士学位的心愿一样,不过,他读博士是困惑,我想读博士是想走完一个仪式),他的老师是谁?是熊彼特。

熊彼特不得了,是20世纪最有名的经济学家之一,创新理论就是他提出来的,他也完成了几个周期理论的搭建。

讲到熊彼特,就讲到了奥地利经济学派了。熊彼特的老师是庞巴维克,而我研究金融,对价值判断给我最大启发的人就是奥地利经济学庞巴维克。我是摸索很多年,才把很多东西理顺了。这些东西,大学老师不会教你的,价值连城的。

我继续讲威廉姆斯(就是ddm与dcf的发明人,他发明的模型是人类金融的基石之一),他把这个模型给格雷厄姆看,格雷厄姆就笑:如果金融只是数学演算,那赚钱不是太简单了吗?

对,格雷厄姆说到了要害,就是威廉姆斯的ddm与dcf是数学演算体系,它有两个致命弱点:

1、纯粹的数学演算,是不适用于金融的。

2、金融是非线性世界,而我们人类目前99%的模型都是线性模型,这里就是大家的困惑,为何我们评估的数据与方法都没有错,但是结果却是错的。

我是怎么理解ddm与dcf模型呢?我更多的是实业角度与立场去理解它们,因为威廉姆斯经历了1929年大萧条,他的博士导师熊彼特告诉他往企业内在价值方向做研究,其实本质上就是一个无限贴近“实业框架”但又缺乏实践的思考模式。我是刚好实业+学术一体化的人,所以,我把一切打通了。

我分析金融与经济学现象的范式是奥地利经济学派+新古典综合派的合体。这个合体就是中庸之道。我既不是完全的自由主义,也不是完全的计划经济,我介于其中,包容一切,同时掐头去尾,砍掉每一个流派的极端与不足。所以,大家看到我既不是投资,又不是投机,而是一个像投机的投资,像投资的投机。

我是纯粹的企业价值投资法,故很难被人理解,但是我确定无疑可以“长期稳定赚钱”。我已经过了“赚钱”岁月,我要的是“长期稳定赚钱”。在“赚钱”与“长期稳定赚钱”中,我要的不是赚钱,而是长期稳定赚钱。大家喜欢“赚钱”,认知与方法上无法确保“赚钱”。我喜欢“长期稳定赚钱”,认知与方法支撑我去实现它。

后面,我会比较少说话,因为我要花精力攻克经济学博士课程。我走了这么久,找到了“可以长期稳定赚钱”的方法,我不想再沉浸在赌博世界,但是,我的世界,没有几个人跟我的价值观是一样的。选择了这条路,我要坚持走下去,我不允许自己浪费时间与金钱,我要创造价值。如果记得我多年的善意,也好,如果不记得,也不赖。

信我,就无脑,不要再去赌博了,如果还是沉迷于炒股,最后会害自己的。

另外一点,牢记在心:国内券商普遍不懂金融,而我们每一个人天天都被券商制造的各种观点洗脑。

我讲的东西,99%的人没有看过吧?因为是我研究整理出来的,都是我的原创研究,书上没有的,大学金融博导也不会讲这么细这么清楚的。

世界是撕裂的,我经常被人视为傻逼,我也经常视世界为傻逼,互道一声“傻逼”,各自安好。因为认知革命是最难的,我完成了认知革命,所以,我的东西很难被人理解。

人世间,大家甘愿受罚,甘愿赔钱,甘愿沉迷,我没办法救赎,我先搞定我赚10-100倍再说,我在坚持价值投资,我不允许任何噪音扰动,因为我要成功。